:::

中国共产党是无可非议的抗战中流砥柱_1

  查询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期无照应,请改写本页面

  作者:上海抗战与国际反法西斯战役研究会会长、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名誉会长、上海市新四军前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张云

  抗日战役是近代以来我国公民对立外敌侵犯获得的第一次彻底成功的民族解放战役,是国际反法西斯战役的东方主战场,也是展开时刻最早、持续时刻最长的一个战场。获得这场战役的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包含国际要素和国内要素,是合力的成果。但若要提到大风大浪之中昂首挺立的 “国家栋梁”,名副其实是我国共产党。

  正是在我国共产党的推动和促进下,西安事故得以和平处理,完毕了多年内战,国共两党走上了第2次协作的路途。我国共产党倡议的抗日民族统一阵线总算在部分抗战向全面抗战改动的前史关头正式登台,从而为抗战的最终成功发明了条件、奠定了根底。

  抗日民族统一阵线以国共协作为主体,因此不只具有广泛的政治代表性,一起也面临杂乱的阶级对立。可是,我国共产党人委曲求全,在实践中坚持、在坚持中展开,先后损坏国民党固执派发起的三次反共高潮,避免了统一阵线内部的割裂,遏止了退让屈服的逆流,保护了全民族长期抗战的局势。

  可见,我国共产党是抗战成功的关键性、决定性要素。这一点是确信无疑的。但一段时刻以来,跟着对正面战场进行脚踏实地的剖析,给予客观公平的点评,网络上呈现了一种古怪的现象:有人借此降低乃至否定我国共产党在抗战中的前史性奉献。这是前史虚无主义的典型体现。我将给出确凿的史实来阐明,为什么说我国共产党是抗战的国家栋梁。

  前后14年,正式宣告抗日建议算计290次

  从 1931年“九一八”事故迸发至 1945年 8月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屈服,在前后14年里,我国共产党以宣言、公告、通令、抉择、公告、告公民书、表白军官兵法,以及毛泽东等中共有关领导人的抗日言辞等多种形式,极力建议抗日。我作过一个大略的计算:14年抗战时期,我国共产党正式宣告的抗日建议算计290次。

  其间,6年部分战役期间合计97次:1931年 10次,1932年 13次,1933年 23次,1934年10次,1935年 14次,1936年 27次;8年全面抗战时期合计 193次:1937年 17次,1938年41次,1939年 32次,1940年 20次,1941年 25次,1942年 17次,1943年 12次,1944年 14次,1945年 15次。

  这儿,首要以中共中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心政府及毛泽东的言辞为调查目标,基本上不包含省市一级的各地方党委、团中心、少先队中心总队及我国共产党领导的各群众团体、安排的宣言,也不包含毛泽东之外的中共中心领导人、高级将领等的说话及其他言辞。

  通过这些数字可以看到,在这14年间,我国共产党一向坚持抗日建议,从未有过一点点改动和不坚决。这些宣言、抉择、通电、训令和告全国民众书等,以很多确凿的现实揭穿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犯我国的险恶用心以及摧残我国公民的法西斯罪过,提出全党的中心使命是展开安排发起群众的反帝国主义运动,召唤全国公民共同奋起,对立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犯。

  可见,我国共产党在抗战初期就高高举起抗日的旗号,把抗日作为一项崇高而坚决的宗旨。这与国民党当局的不反抗政策,构成了显着对照。特别是,1932年 4月 15日由毛泽东起草的对日战役宣言的宣告,在全国各党派中心别出心裁,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在全国产生了活跃影响,得到了包含宋庆龄在内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一些国民党上层人士的称誉。

  在我国共产党的活跃领导、安排和发起下,从“九一八”到“一二八”,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汹涌澎湃的抗日救亡运动。尔后,在每一个重要关节点上,如1933年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树立、1935年的华北事故、1936年的西安事故、1937年的“七七”事故及“八一三”淞沪抗战、1938年的汪精卫投敌事情、1941年头的皖南事故、1945年日本屈服前后宣布的“对日寇的最终一战”等,我国共产党总是站在民族的态度上,首先高举抗敌御侮旗号,义无反顾地坚持抗战、对立退让屈服,成为抗日民族统一阵线的中坚力气以及使统一阵线起到更大作用的中心要素。

  由“反蒋抗日”“逼蒋抗日”到“联蒋抗日”

  抗日民族统一阵线的困难构成和弯曲展开的进程,是我国共产党人与时俱进、实施政治战略政策改动的进程。其重要的实践根据,首要根据三个要素:

  一是日本侵犯我国的野心逐渐露出。

  1933年 1月,毛泽东、朱德以中华苏维埃暂时中心政府和工农赤军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向国民党戎行提出中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建议。1935年 8月,我国共产党宣告闻名的《八一宣言》,深入指出中华民族所面临的严峻危机,召唤中止内战树立抗日民族统一阵线、安排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以便会集悉数国力去为抗日救国的崇高作业而奋斗。当年12月,我国共产党又在瓦窑堡会议上判定了树立抗日民族统一阵线的战略政策,在全国各界引起广泛反应。

  二是国际局势的改动和共产国际的情绪。

  与日本侵华战役相照应,德国法西斯实力也跃跃欲试。1934年跟着希特勒上台,纳粹德国开端走上一条张狂的战役之路,各国工人阶级和劳动公民面临法西斯实力的严峻威胁。共产国际举行第七次代表大会筹备会议,批判以往那种以为社会民主党是社会法西斯的观念和只是局限于基层统一阵线的政策,建议各国共产党应纠正对社会民主党的情绪,战胜关门主义。

  在次年举行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季米特洛夫提出树立国际工人阶级反法西斯阵线的战略道路,并指出我国共产党应“同我国悉数决计真实救国救民的有安排的力气结成对立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喽啰的广泛的反帝统一阵线”。这一思维,成为《八一宣言》和瓦窑堡会议抉择的一个理论根据。

  三是国民党内政外交政策的改动。

  我国国民党在“九一八”事故后一向推广“攘外必先安内”的过错政策,丢掉了东三省及华北的不少疆土,遭到全国公民的对立和斥责。1935年华北事故后,中日之间的对立急剧恶化,日本无止境的侵犯愿望严峻威胁到国民党的控制位置,美英法等国家与日本在华利益上的抵触进一步加重。一起,苏联政府的对华政策也在批改,并清晰标明:只需我国的内战中止,国民党政府可以采纳活跃的抗战情绪,苏联预备予以帮助。

  在这样的局势下,南京国民政府对内对外政策发作奇妙改动,军事上开端了对日整军备战,内政上由“攘外必先安内”转为“攘外”、“安内”偏重。西安事故后,蒋介石进一步加大预备抗战的力度,改组国民党,调整表里政策,赶紧反抗日本侵犯的军事预备。

  鉴于上述局势,我国共产党人以德报怨,展现出巨大的政治胸襟和宽宏精力。为了民族的利益,为了民族的生计与解放,我国共产党在政策上逐渐完成了由“反蒋抗日”到“逼蒋抗日”再到“联蒋抗日”的改动。

  同国民党固执派作有理、有利、有节奋斗

  抗日民族统一阵线的构成,具有前史必定性,但也不能短少主观能动性。我国共产党人顺水推舟,展开灵活多样的作业,是抗日民族统一阵线构成强大的“助推器”。

  做国民党和各民主党派上层人士的作业,是不可或缺的中心环节。从1936年5月到1937年11月,在不到一年半的时刻里,以毛泽东个人或由毛泽东领衔的中共中心领导人名义,致函近30位国民党中枢人物、军政显要和民主党派负责人,向他们痛陈现在时局之险阻,表达中共抗战之决计,呼吁各方中止同室操戈,希望完成第2次国共协作,着重抗日协作成功之日亦即民族国家之福。因为致函目标的特别身份,中共的政治建议收到了显着的社会作用。

  做东北军和西北军的作业,是一个先决条件。仅以中共对东北军的作业为例,可谓“高超+聪明”。先是在军事上敢打必胜,通过三次战役,消除了东北军三个师,打死两个师长、七个团长,俘虏约4000名官兵;然后是攻心至上,其时提出了两个标语,一个是“打回老家去”,一个叫“我国人不打我国人”。此外,对在战场上俘虏的官兵,不优待、不打骂,每天上政治课,宣扬抗日救国的道理。回去后,他们就成了赤军的责任宣扬员。

  至于西北军,作业更好做一点。杨虎城在大革命前就曾提出入党要求;大革命失利后,他的部队里还有一大批共产党员。所以,西安事故前,西北地区实际上构成东北军、西北军和赤军三支戎行的部分地区的抗日民族统一阵线。

  1938年10月,抗日战役进入对峙阶段后,日军会集兵力向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发起攻势,对国民党则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冲击为辅,极力离间国共联系。蒋介石集团开端推广消沉抗日、活跃反共政策,从 1939年冬至1943年春夏,国民党固执派先后发起三次反共高潮,抗日民族统一阵线面临决裂的风险。

  面临杂乱局势,我国共产党把稳固和扩展抗日民族统一阵线、坚持全民族抗战作为基本使命,提出“坚持抗战,对立屈服;坚持联合,对立割裂;坚持前进,对立后退”的政策。在处理国共两党联系问题上,采纳既联合又奋斗、以奋斗求联合以及展开前进实力、争夺中心实力、孤立固执实力的总政策。同固执派奋斗的战略准则是“有理、有利、有节”:“有理”是自卫的准则,“人不犯我,我不监犯;人若犯我,我必监犯”;“有利”是成功的准则,不斗则已,斗则必胜;“有节”是休战的准则,恰到好处,使奋斗及时告一段落。

  1941年头,国民党固执派故意制作皖南事故,言论大哗,“亲者痛,仇者快”。一时刻,国表里不少人判定:国共协作行将决裂,内战可能扩展。可是,我国共产党在坚决揭穿国民党损坏协作抗战诡计、重建新四军军部的一起,揭露标明坚持联合抗日的政策绝不改动。此举得到国表里言论的广泛怜惜和支撑,冲击了国民党固执派活跃反共的嚣张气焰。

  公民武装的短兵相接陷敌于“汪洋大海”

  在14年惊险而绵长的烽烟岁月中,我国共产党尽心竭力地率部奔赴抗日前哨,浴血疆场、勇敢杀敌,成为威震敌胆的劲旅。

  全面抗战迸发后,我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华南抗日游击队等公民武装力气,安身“誓与日寇决一死战”的坚决态度,“愿同国民党人和全国同胞一道为捍卫疆土流最终一滴血”。可是,面临穷凶极恶的侵犯者,应该采纳怎样的奋斗战略才干获得成功?这是有必要处理的首要问题。

  抗日游击战略政策的拟定,是在对战役态势进行科学剖析根底上的挑选。毛泽东在《论耐久战》中讲到,抗战开端时咱们是弱国,“在兵力、经济力和政治安排力各方面都显得不如敌人”。假如力气强大,是不会走这条路的。实践证明,当我国共产党拓荒抗日游击战役这条正确途径之后,不只有力合作了正面战场,并且逐渐在战略层面担负起主战场的前史使命。

  可以说,我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是把日本侵犯者拖入耐久作战泥潭而不能抽身的首要原因。我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力气在艰苦卓绝的民族战役中展开强大,进一步阐明这条路选对了。

  全面抗战迸发后,国民党统帅部曾提出一个战略想象,叫“变敌后方为前方”是第二期抗战的重心。所谓第二期抗战,相当于中共提出的对峙阶段。这个战略想象是好的,其宗旨在于拓荒敌后战场,把敌后战场变为抗日主战场。不过,这一战略使命实际上是由我国共产党来完成的。

  在全面抗战时期,我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气,勇敢作战12.5万余次,以61万余人的严重价值消灭日伪军171.3万余人,克复疆土104.8万余平方公里,解放1.255亿人。从战略对峙阶段起,共抗击58%—75%的侵华日军和简直悉数伪军。华北日本侵犯军不得不供认:共军是他们的“丧命之敌”,使他们“堕入彻底被动局势”。

  在短兵相接中,我国共产党领导的公民武装力气不断生长强大,并树立和稳固了19块抗日根据地。这些遍布全国的抗战根据地,是坚持联合、坚持民主、坚持前进的样板,是推动抗战成功、推动社会展开的巩固堡垒。其时的赤色延安,更是被遍及认同为“革命圣地”。

  总归,在正面战场历经22次大会战仍未能阻挡住日军攻势的情况下,在侵犯者掀起滔天恶浪席卷中华大地之际,我国共产党在敌后战场狠狠镇压了侵犯者的嚣张气焰,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成为无可厚非的国家栋梁,成为我国公民心中一座充满希望的灯塔。

相关内容: “警官帮我查一下,我是

上一篇:“警官帮我查一下,我是不是逃犯?”警察:是 下一篇:没有了

TOP